收视率创历史新低 为何美国人不喜欢看奥斯卡?

2020-02-13 09:07 历史

  即便是请来刚刚横扫格莱美音乐奖的现象级新人歌手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客串开嗓,即便是安排饶舌乐巨星痞子阿姆惊艳登场,洛杉矶当地时间2月9日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也没能挽回美国观众的心。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ABC电视台直播的第92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全美收视率再次创下历史新低。当晚,美国各地共有2360万观众收看这台典礼,可资比较的是稍早时候进行的“超级碗”(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年度冠军赛),全美收视人数有1.02亿。相比上届奥斯卡2960万观众人数,足足下滑20个百分点,也比此前的最低位——2018年那一届的2650万观众人数——又少了近300万,成为有史以来收视率最低的一届奥斯卡颁奖典礼。

  事实上,今年的几项美国影视界的盛事,收视率都非常低迷。今年的金球奖收视率,相比去年下滑2%,创八年新低;最近一届黄金时段电视艾美奖的收视率同样也跌破历史纪录,成为七十多年来最少美国人关注的一届。

  2019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因为出现了漫威大片《黑豹》的关系,奥斯卡收视率大幅提升。今年,因为《小丑》、《好莱坞往事》和《小妇人》等几部影片的美国票房成绩都还不错的关系,再加上经由奈飞走入美国千家万户的《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等候选作品,业界原本预计这届颁奖典礼的收视率应该也不会太糟,结果却遭收视数据狠狠打脸。

  公平地讲,为了挽救奥斯卡收视率,为了让奥斯卡重新变成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近年来不可谓不努力。他们省去了传统的节目主持人,想办法精简晚会流程,缩短总体时长。上一届颁奖典礼,相比上上届缩短了半个小时,而今年的颁奖典礼也只比上一届长出13分钟,而且同样不再设立主持人。但事实证明,不管是缩短时间还是剔除主持人,都不可能是万灵药。

  如今就有舆论指出,其实奥斯卡还是应该考虑重新设置主持人才对。一位家喻户晓的高人气主持人,本身就能为奥斯卡带来不少流量。但是,问题在于,鉴于如今美国社会越来越严苛的“政治正确”要求,奥斯卡主持棒已成烫手山芋。前一年,奥斯卡本已请到谐星凯文·哈特出山主持,结果因为网友翻出他七八年前的某些“恐同”言论,逼得哈特主动辞任。有了他的前车之鉴,如今根本就没人再愿接下这项高危工作,因为吃力不讨好不说,还很可能会被人翻旧账,影响到自己日后的事业发展。正如嘉宾克里斯·洛克在本届奥斯卡典礼上所说的:“谁的社交媒体账号上还没一点黑历史呢?”

  平心而论,这一届的奥斯卡颁奖礼,也并非毫无亮点。今年的晚会制作团队,全都是第一次接手奥斯卡的新鲜人,他们为拉近节目与年轻观众的距离,找来当红歌手比莉·艾利什献唱,而痞子阿姆的登场更是叫人大呼意外,成了当晚社交媒体上的第一热点。

  阿姆早在十七年前就凭电影《八英里》中的这首主题曲,荣膺奥斯卡最佳电影歌曲奖。但出于种种原因,他当初不但没有参加现场表演,甚至根本就没出席那年的典礼,小金人都是由旁人代领的。时隔多年,阿姆这一次的出场,做到了事前百分百的保密,整个彩排过程都没有公开,就连狗仔媒体也完全蒙在了鼓里。同样让人感到惊喜的,自然还有《寄生虫》的大获全胜,真正做到了将惊喜和悬念保留到了最后一刻。

  电影资讯网站“死线”(Deadline)的执行主编迈克尔·奇普利(Michael Cieply)撰文感慨:“在我看来,昨晚他们更像是在搞文化教育——或者用简·方达自己的话来说,在唤醒人类——而不是在为电影喝彩。当然,你也可以说我的想法太老套。但我确实很担心,担心奥斯卡如今只想着多元化,结果反而把越来越多的观众给排斥在外了。”

  好莱坞的这种自恋,很明显地体现在女星娜塔莉·波特曼身上的一个细节之处。当晚,她身着一件高定礼服走上红毯,并且特意提醒媒体注意:仔细看我这件衣服的滚边,上面绣有今年那些本该获得颁奖季提名却痛遭忽视的女性电影人的姓氏:Scafaria(劳伦·斯卡法莉娅,《舞女大盗》)、Wang(王子逸,《别告诉她》)、Gerwig(格蕾塔·葛韦格,《小妇人》)、Diop(玛缇·迪欧普,《大西洋》)、Heller(玛丽埃尔·海勒,《邻里美好的一天》), Matsoukas(梅丽娜·马苏卡斯,《皇后与瘦子》), Har’el(阿尔玛·哈勒,《宝贝男孩》)、Sciamma(瑟琳·席安玛,《燃烧女子的肖像》)。没错,奥斯卡乃至整个美国电影工业对于女性电影人不公对待,确实人神共愤。但类似娜塔莉·波特曼这种作秀意味多过实际效果的做法,究竟又能赢得多少美国普通民众的支持?毕竟,她身着的这件高档礼服,定价肯定会是天文数字,与普通人的生活实在差距甚远,很难赢得小老百姓的同理心。

  还有简·方达上台颁奖时特意提在手里的那件红色大衣,去年以来,她一直身穿这件很显眼的战袍出席各种环保抗议活动,呼吁民众拥抱可持续发展的环保生活方式。但如果我告诉你,这件红大衣售价5000美元,是她为出席环保示威活动特意购入的话,你是否还会相信简·方达在平时的生活中真的百分百践行环保主义?

  这种自恋,还体现在获奖者的现场致辞中。近年来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大谈政治议题的获奖者不在少数,喜欢听的媒体和百姓自然不少,但势必也将政治理念不同以及根本就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美国人给推向了对立面。

  今年三个多小时的颁奖礼上,倒是无人直接抨击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有布拉德·皮特旁敲侧击地嘲讽了一把弹劾案,也让更多人将注意力放在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得主华金·菲尼克斯的一番长篇大论上。他表示:“我觉得我们实在是太不接地气了,我们中间有许多人,错就错在拥有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世界观——以为我们就是宇宙的中心。”听到这里,千万不要以为“小丑”是在自我批评好莱坞的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是,他是在批评美国人乃至全人类爱喝牛奶的错误做法,号召大家以后“用爱产奶”。

  “我们自以为自己有权让奶牛人工授精,等她产仔之后,我们又偷走了她的小孩,完全不顾及她痛苦的哭声。我们再拿走她的奶,也不管那其实是属于她的小牛的。我们把牛奶加在咖啡里,加在麦片里。我们没有勇气改变这一切,因为我们担心那意味着要牺牲和放弃某些东西。但我想说,我们人类那么善于发明创造,只要大家有爱,有同情心,肯定就能做出改变,让所有生灵和生存环境悉数获益。”

  为环保身先士卒的华金·菲尼克斯,不惜整个颁奖季只穿同一套燕尾服出席各种活动。然而,这可不是什么压箱底的旧货,而是大牌设计师史黛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特意为他度身定制的战袍,售价估计也要上千美元。面对日益紧张的地球资源,他的言行自然值得肯定与赞扬,但关于全人类放弃喝牛奶的呼吁,在目前阶段又能赢得多少普通美国老百姓的支持,实在让人不敢妄言。至少,从当晚现场嘉宾的反响来看,就连他们似乎都表现得不怎么积极。相信台下不少已经枯坐几个小时、早已饥肠辘辘的嘉宾,正想要来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呢。

上一篇:美股三大指数齐创收盘历史新高!Lyft逆市跌超 下一篇:道指涨近1% 纳指与标普500续创历史新高 欧股普涨